一名銷分中介的名片上,印著“每年都有12分不賣就浪費了”字樣。4月17日,朝陽交通支隊下屬一執法站窗口,貼著“嚴厲打擊倒分賣分違法行為”的告示。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
  “史上最嚴交規”的公安部123號令實施已一年有餘,針對“買分賣分”現象,公安部交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將加大對違法圖片的審核力度,核實前來處理違法的駕駛人和違法當事人是否一致,打擊非法中介,遏制“買分賣分”現象。
  對此,新京報記者走訪發現,仍有部分駕照“分蟲”,隱藏在北京各交通執法站附近,伺機攬客買分賣分,賺取非法暴利。甚至有“分蟲”稱,交規越嚴格,他們的利潤就越大。
  17日上午,在順義一交通執法站外,幾名男子來回走動,看見有人開車來處理違法,就湊上前,詢問是否需要銷分服務。在執法站大廳,也有人悄悄詢問車主是否要“幫忙”。
  “這些都是替人銷分的同行,我們都認識。”來替人辦理銷分的孫蘭(化名)說。
  孫蘭是北京一名駕照銷分中介,俗稱“分蟲”。她的業務包含低價收購全國駕照分,為車主代辦違章、繳罰款、銷分。她稱“駕照分就是國家免費給的錢,賣兩次就賺回考駕照的成本了。”
  而在她的名片上,她這樣為自己的生意做廣告:“每年都有12分不賣就浪費了。”
  “分蟲”網絡發廣告攬生意
  4月16日,新京報記者通過網絡搜索駕照銷分業務,出現多個聯繫方式,其中就有孫蘭的手機號。
  撥通電話,她張口就問是要銷分還是賣分。得知來電者想賣分,她的口氣變得強硬,“9分600元,就這行情,不賣算了,反正也是窩在手上,變不成錢,白白浪費。”
  孫蘭說,駕照分並不像別的商品,可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“駕照分得到執法站扣,扣完了才給錢。”
  有人提出賣分,孫蘭就會聯繫買分的車主。
  第二天上午,她就聯繫上了要買分的人,並讓買賣雙方,帶著證照前往交通執法站。她說每個執法站都能辦理銷分,主要看大家是否方便。
  “現在查得嚴,他們會核對駕駛證上的照片是不是本人,賣分的人必須親自來。”孫蘭說,去年,賣分人只要給她身份證和駕駛證,她就可以將分賣掉,“今年不行了。”
  14日,新京報記者曾聯繫上另一位“分蟲”,他稱本人不到現場也可以。但孫蘭認為此人是騙子,因現在辦理駕照扣分查得非常嚴,“如果在執法站沒有內部關係,非本人根本無法辦理。”
  組QQ群交流買賣信息
  孫蘭聯繫的買分人是王先生,他的車有多起違法,一共被扣27分。
  根據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》,對在一個記分周期內記分達到12分的,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扣留其機動車駕駛證,該機動車駕駛人應當按照規定參加道路交通安全法律、法規的學習並接受考試。考試合格的,記分予以清除,發還機動車駕駛證;考試不合格的,繼續參加學習和考試。
  王先生說不想去重新學習、考試,“只好花錢讓別人幫忙銷分了。”他讓孫蘭幫忙銷掉其中的18分,另外9分則從其自己的駕照扣除。
  在順義的交通執法站一處理窗口排隊時,孫蘭一直四處張望,看有沒有執法站的工作人員檢查。碰到相熟的同行,還打個招呼。
  “平常都互相幫忙,如果我手上有駕照分,要找一個買家,就會在QQ群里發消息,誰有買家就會跟我說。”她說,如果靠一個人去做,客戶非常有限,成交量也會很低。在孫蘭的QQ群里,有近百名同行相互交流信息。
  王先生並未到場。孫蘭拿著他的行駛本遞給工作人員,並讓賣分人遞交證件和駕駛本,讓工作人員用這個駕照扣9分。工作人員核對了下相貌,並沒有過多詢問,10分鐘即辦好了相關處理。
  隨後在另一個窗口,孫蘭又用同樣的過程,讓另一名賣分人替王先生扣除了9分。
  “如果被扣12分,就要扣押駕照重新學習,處理過程就會特別嚴。”孫蘭說,在銷分前,她會反覆給賣分人強調,讓其咬死違法時就是自己開的車,以免被看出破綻。
  600元買9分可賣1350元
  孫蘭沒有透露王先生這單活兒賺了多少錢,但另一位“分蟲”則表示,這單活兒能賺1500元左右。
  多位“分蟲”證實,在北京銷分市場,一般只收9分和12分兩種,9分價格為500元至700元,12分價格為2000元至2500元。
  而從“分蟲”那兒買分的價格,則是上述價格的一倍,甚至更多。
  倒分的張磊(化名)稱,他收9分的價格為600元,賣出去則是按150元一分算,9分一共可以賣1350元,能從中賺750元,利潤率超過100%。
  如果有12分的交易,即賣分人需要重考科目一(交規),價錢相應會高,“12分的收購價是2000元,轉賣出去就變成了3800元。”
  張磊說,因超速等違法行為需要吊銷駕照的,價格更高,“買12分要四五千,轉賣要八千以上。”張磊說,但這樣的生意一個月也碰不到一回。
  “現在開車的人守規矩多了,平時都會註意。”孫蘭說,新交規出台後,現在銷分生意成交量減少了,但交規越來越嚴,還是有不少人違法。
  交易量和銷分中介的收入直接掛鉤。在淘寶網上,有一家店提供銷分服務,每天都交易約5筆,成交金額都在1500元左右。照此估算,這家店每天收入近4000元。
  張磊和孫蘭均稱,自己賺不了那麼多。但張磊也稱,“如果生意好,每個月賺3萬不成問題。”
  自助終端銷分被鑽空
  針對警方對“倒分”的打擊,多名“分蟲”也承認知道自己的行為違法,“只能找空子來規避風險”。
  “比如在國道上行駛超速,被攝像頭拍下來,但照片一般都不會很清楚。”中介王先生說,處理違章時,賣分人只需要說車是朋友的,當時是自己借來開的就行。
  記者在多個交通執法站處理窗口,均發現很多車主的違法記錄照片中,駕駛員拍得不清楚。工作人員只能不斷詢問前來處理違法的市民,“這是不是你本人?”
  除了監控技術上存在漏洞外,“分蟲”們還通過牡丹卡來規避風險。
  需要銷分的車主王峰(化名),因駕照在車檢所,只能提供發動機號和車牌號。但“分蟲”張先生仍幫他銷扣了5分。
  張先生說,他是通過牡丹卡來銷分的,只要有發動機號和車牌號,就可以通過銀行的自助繳費機或執法站的自助服務終端來處理違法。
  “使用牡丹卡只要提供車牌和發動機號,連行駛證都不用,更不會有人審核。”張先生說,銷完分即付錢,付錢可採用面付或轉賬。但牡丹卡也並非全能,如果駕駛人被扣12分,不能用牡丹卡扣分,“必須到執法站,因為他們要扣你的駕照。”
  北京多名律師表示,駕照分數的買賣行為雙方都涉嫌違法,但現實情況是沒有相應法律條款對此有專門的規定,所以公安機關只能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等相關法規來處理,給此類違法行為的打擊增加了難度。
  “如果查實或面臨行政拘留,案情嚴重則會被追究刑責,有可能涉嫌非法經營罪。”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彭春華說,建議相關法規對此增加具體規定。
  對於“買分賣分”現象,公安部交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將加強內部管理,完善監控設備,加大審核力度,杜絕非法中介,同時,也將加強對相關辦公場所周邊的秩序管控,嚴格打擊非法中介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調查組  (原標題:600元買9分翻倍賣)
創作者介紹

衣櫥傢俱

fm24fmzz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